今天是
欢迎您浏览福州马江海战纪念馆官网
昭忠祠
昭忠祠
追思阁
昭忠祠
英国副领事署
圣教医院院长公寓
昭忠祠
昭忠祠
昭忠祠
追思阁
英国副领事署
圣教医院院长公寓
研究
福州马江海战纪念馆
当前位置:
第一束光——船政的电光往事
发布时间:2022-06-21 浏览次数:2613

      1879年9月9日入夜,船政衙门后方的莺脰山上,突然射出了一柱明亮的强光,灯光所及,山下的船政衙门、学堂、厂区都被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这个特别的夜晚,船政的技术人员在船政天后宫前广场上点亮的是一盏特殊的电弧探照灯,这是中国人独立使用电力照明的最早记录。


      今天,漫步在船政天后宫前的广场上,俯瞰船政旧址,追思历史,不难想象那个晚上是怎样的一番激动人心,黑夜里突然出现的那一束光,恰似在近代中国横空出世的船政。

image.png

image.png

▲1879年9月23日《北华捷报》的报道,位于Mamoi(马尾)的船政在9月9日点亮电灯。

                                                                                 最早的发电厂


船政采用电力照明的历史,距今已远,但实际上有关船政和电力照明的史迹仍然清晰可见,就在船政遗存的建筑群落里还有一栋与电力照明有关的房子,只是不太为人所知。


保存至今的船政历史建筑中,以欧式红砖砌成的轮机厂最为高大、夺目,这座建筑原本的平面造型是左右对称、底边相连的“U”字,有一侧的车间建筑不幸在日本侵华战争时期被日军飞机炸毁,于是变成了今天所见的带有几分残缺之美的“L”型。到过船政旧址的人,几乎必然会寻访壮观的轮机厂,往往便能发现,在曾经被炸毁的建筑那一侧,有一组低矮的,显得有些结构杂乱无章的灰砖房与轮机厂建筑紧密相邻,显得多少有些煞风景。

image.png

▲船政轮机厂历史照片,左侧车间建筑的中部凸出的小房间就是船政电灯房。

image.png

▲正在进行保护维修的船政建筑,左侧建筑所在的位置就是船政电灯房的旧址。


按照现代的记忆,这组矮房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马尾造船厂所建的动力车间,内部曾经安装发电机、变压器等设备,并无多少历史价值,在马尾造船有限公司于2016年整体迁离后,这组房子已经没有用途,相关单位在对船政旧址群进行保护规划设计时,一度还曾设想把这组外观乏善可陈,影响了轮机厂建筑周边风貌的矮房子拆除。


2021年,随着一组船政历史舆图的出现,对这组房子的身份有了全新的解读,进而发现了一个近乎湮没的船政与电力的往事。

image.png

▲镜清号                           

                                                       第一艘采用电力照明的国产军舰


1879年试用电灯后,船政与电灯的故事便如同昙花一现,一度没了踪影。到了1884年中法马江之战后,船政花费2400两银,进口了一座电弧探照灯,安装到正在建造的“镜清”号巡洋舰上,以备夜间照射海面,防范敌方偷袭所用,船政所造的“镜清”号于是成了中国第一艘安装电灯的军舰。继“镜清”之后,船政建造的“寰泰”“平远”等军舰,也都将电弧探照灯当作必备装备。



如果说这时船政所用的电灯还都只是装备在军舰上的探照灯而已,那么到了1886年,船政厂区里就出现了革命性的新设施。1886这一年,船政生产厂区内忙于建造钢甲舰“平远”号,各车间生产任务繁重,夜间也经常要加班工作,为夜间照明所需,时任船政大臣裴荫森下令在各车间安装自制的电灯,并专门设了一座发电车间供电,称为电灯房。对照船政的历史舆图,这座电灯房的位置就是今天船政轮机厂身旁那组其貌不扬的房子所在处,现代马尾造船厂所建的安装有发电机、变压器的动力车间,竟然就是在历史上船政的电灯房旧址上,这其中显现了船政厂区的很多功能建筑实际上存在着一代一代的传承衔接关系。



image.png

▲民国时期绘制的船政车间蓝图,可以看到轮机厂附近的电灯橺以及1922年改建的电光厂。


    1886年建成的船政电灯房,成为中国最早的发电车间之一,是福州地区第一座发电厂,船政生产厂区也成为中国最早实现电力照明的区域。在此30余年之后,福州船政局局长陈兆锵在1922年组织对轮机厂前方的大锅炉房进行改造,改为规模更大的动力发电厂,内部安装2台发电机,作为福州船政局机器生产的动力源,称为电光厂,建成于1886年电灯房则称为电灯橺。

image.png

▲从绘事院拍摄的轮机车间前广场,广场上的一堵残墙就是民国时期电光厂的遗迹。


此后,原本以蒸汽机、皮带传动的机床,全部改为电力驱动。这次改造,船政的发电量大幅提升,所产生的电力不仅可以供应自身生产所需,每天晚间下班后,则向邻近的马尾地区输电,马尾也进入了电力照明时代。

此后,原本以蒸汽机、皮带传动的机床,全部改为电力驱动。这次改造,船政的发电量大幅提升,所产生的电力不仅可以供应自身生产所需,每天晚间下班后,则向邻近的马尾地区输电,马尾也进入了电力照明时代。

                                                                                             

                                                                一位船政工人的电光人生


作为这段历史的注脚,遗存至今的清末、民初船政人事档案中,记录了一位和船政电力有关的技术人员的电光人生。


1887年,就在船政开始启用电灯房后不久,时年16岁,籍贯福州闽侯的少年周宗道考进船政艺圃,成为一名船政学徒工,被派在轮机厂学徒,可能参与了船政安装电灯等电工工作,这位少年从此开始了和电打交道的人生。

image.png

▲船政工人周宗道履历单。


这以后的十年里,周宗道的学习、工作异常出色,从艺圃毕业,成为正式工匠,先后获得十二次奖励,1896年短暂代理船政炮舰“艺新”的正管轮之后,周宗道在1897年被任命为轮机厂、合拢厂、电灯房的督工,成了他所学习、工作过的机构的技术主管。1899年,周宗道在船政的身份晋升为“电光总匠首”,位居由“匠——匠首——总匠首”构成的船政技术工人等级金字塔之巅,是船政中独当一面的技工领袖。1900年,一批来自直隶的学生到船政学习电力照明技术,周宗道兼任教习。



1905年之后,周宗道的足迹遍及南、北洋,先是被调往北京,负责指挥在颐和园等处安装发电机和电力照明设备,而后又回到了船政,参加了省城福州的总督府电力照明工作。时值1908年美国海军大白舰队(Great White Fleet)到达厦门访问中国,为了使接待工作增色,周宗道又被调往厦门,负责接待活动会场的电力照明设计、安装等工作,当时在欢迎美国舰队来访的牌坊上安装的彩色电灯,夜晚绮丽多彩,成为厦门的一道全新景观。


image.png

▲1908年美国大白舰队访华时,厦门会场大门的夜景灯光效果。


     1911年辛亥革命后,周宗道被福州船政局任命为总匠首兼管电灯房,兼福州海军艺术学校教员,兼海军部电光学生教员,以二十余年时间,成为中国电力照明领域的技工之王。




本文转载自福建船政公众号


作者:陈悦

图片:马尾船政文化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