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您浏览福州马江海战纪念馆官网
昭忠祠
昭忠祠
追思阁
昭忠祠
英国副领事署
圣教医院院长公寓
昭忠祠
昭忠祠
昭忠祠
追思阁
英国副领事署
圣教医院院长公寓
研究
福州马江海战纪念馆
当前位置:
《甲申贻误记书后》
发布时间:2022-02-15 浏览次数:1695

                                                        陈懋成


我少年时尝见闽人董元度君所著《甲申贻误记》,盖记一八八四年即清光绪甲申年中法越南之役,其结论谓:

 一误于法国误用躁妄自炫之福禄诺来津议约,而福又妄捏极告于其政府。二误于我北洋大臣李鸿章,竟忘将福所手删之简明条约中,关于限期撒兵原稿汇送译署(即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三误于南洋大臣曾国荃,既受李派负赍送原约稿,而迟迟不据以与法使巴特诺争辩。四误于马江之战,政府不许我军先发炮。五误于陈会办宝琛向北洋请兵舰,将率以拦击法舰于闽口,而李迭次不报。六误于当云桂军队屡打胜仗时,而李遽与法再定和约于巴黎,以致越地全归法有。董当时实充北洋水师学堂监督,且与李之幕僚罗丰禄同赍福之原删约稿南来者,宜其所记非有虚妄,但我后来参阅李集中关于此事电稿,又见有关各人之奏稿及日记等,尚有足供印证者,因分别条举如下,董之原文,我当时钞而未完即被取回,今附已钞者于后,俾便览者(其已经董文引用者,省钞之,只注明已见前文)。 

一.董谓福禄诺原拟约稿本七条,其一、二两条,谓中国需限期撒还越境驻兵,李驳以该各地电报未通、限期势不可能,福乃自行援笔删去,且签押于旁,加火漆印焉,李亦署其后云:“某年月日,福禄诺手删二条稿,存案备查。”故津约成立当时,见于《申报》只有五条,而福先已向其政府报称,中国已许限期撤兵。既自删,又不敢以实告,但希望或能如期耳。惟阅李与译署及新任我驻使李凤苞前后各电报,福之来华,先由德国人德璀琳(曾任天津税务司)者,经过粤督张树声之介绍于李,复经译署属总税务司赫德召之至津,与李商,使达于福。李且将为法所嫉之原驻法使曾纪泽,商于译暑,调之使英,而以李凤苞使法。李即电李凤苞速赴法新任(李凤苞原为驻德使)。并嘱告法外部,谓福系我素识,今李易曾,即是给法政府以确实好意之凭据(均见是年三、四月间电稿)。是福之来议约,似不仅由法外部滥用,而李实暗为主持也。

 二、七条删成五条,且经福自己画押,如此重要过程文卷,原为与巴使就京辩论之基本,何至送卷时,将此件原稿忘不并送译署,直至译暑诘问,将据以布告各国公评时,始声称是福临行所具节略,不是原约稿,其后曾纪泽自伦敦电称,各国见译暑布告多疑我政府伪言,泽将与辩,而李电复曾,仍称是临行节略、且属缓辩。其复南洋电亦云,与各使照会宜说是节略,始终不说是原约删稿,此又何意耶?是岂此误因遗忘而已。

 三,当董与罗同赍福删约稿来南时,南洋曾迟不肯发,而巴特纳要挟益急,罗乃出约稿付石印,得数百纸,以分与欧人之在沪者,又以登诸洋字报。罗自持石印者一纸,往以巴。巴曰:“果有是,中国固未尝负约,而何不以原稿来。”罗归告陈,陈以告曾。曾犹曰:“此国之大事,李少荃曾无一函一牍与我,其敢据尔等一言轻举耶!”陈以电告李,李乃电曾,始令罗持原稿再见巴。巴熟视久之,乃谓太迟矣!我外部已趣孤拔决战矣。董记所述如是,罗与李电亦有此事,惜辩之太迟语,足相互证。李与曾究有何意见,以国事为戏,实可异。董谓曾若肯早发,战祸或尚可弭,固有征矣,罗与李电,亦见李集。

 四、董奉陈檄,赴马江视察战事始末。据云:译署实有密寄,谓即战必听彼先发,勿令我由肇衅。张佩纶以是令于军,水师将领张成请曰:我船炮多寡、良楛,灵钝皆逊于敌,若必待彼先发,我齑粉矣。尚何以战!请先之。” 张曰:“敢违旨耶!”于是将士咸期以必死。及战,我福星管驾陈英中炮,半身飞坠他舟,犹屹立。我中军扬武船已半沉,船尾之炮就昂出水上。学生容尚谦奋袂发之,中其督船,法酋孤拔应弹颠,于是法丧其元戎,士卒伤亡过半。其军中多知洋字报载福自删约稿事,则大哗,谓若是则中国未尝负约,奈何使我等致死于万里外。由是军数内乱无斗心。按孤拔之死,法人始终深讳之,仍称其在台主持,或又谓其将率舰北犯,直至次年和议再成,李电译暑云:“巴使接电,提督孤拔病故。”越旬曰:台湾巡抚刘电又申之曰:“孤拔的系病故。”又数日,电又谓:“孤拔服毒自尽”。而与董君视察马江战况经过所记云云,岂是法人自言孤拔愤和议之成,以昨夕痛饮死,又自两岐?张佩论在戍所日记云:“得京信,巴特诺于和约定后,报孤拔已死,托言病歿。”有日本人踵张之门求见,张使仆人谢之去。彼乃云:“孤拔去年已死于阵,张公何以在此?”咨嗟而去。《涧于日记》似此,则董君所记孤拔中弹颠之说,实属可信,可见一向各地电牍所云孤拔在台及将北犯等等,皆法人诡诈以促和,至和成始揭其谜,而不免自露其矛盾。兵固不厌诈,而法人之猥鄙,正与其无赖相符耳。

 五、当马江战后,美领事李相电曾云:“法巴使寄语,孤拔将以其在闽舰队,即日破福州、毁长门炮台,出闽口、攻南洋,已雇引水船候于吴淞口,议和此其时,迟则无及”。董乃建议于陈曰:“孤拔死必非虚,此必彼军必有急,将夺关以出,惧我遏其前,闽之陆军或蹑其后,故张此虚声耳。我倘合南北洋军水师十余舰,公自率之入闽,截之于马祖澳,必得当”。陈善之,乃电北洋乞舰,不报,次日再电,卒不报。相与嗟叹而已。按董君料敌甚当,岂有欲袭人而先寄语明告之者?美国常欲居间劝和,故有电曾之举,董与陈素稔,南来后与罗俱被陈电李借用,留陈幕已頗久,其于陈前此奏论法约有弊元利摺,已就简明条约五条详细陈述,其后又奏越事不可中止摺,请杜法人狡谋摺,战事如开不辞前报效用摺,请募勇教练摺,请饬中外预筹持久摺,其前后一见宗旨,言战不言和,昭然若揭,故与董之建议,同仇敌忾,意志翕然,义既无成,除长喟外,有何法哉! 

六、至于谅山大破法军后,敌势已挫,而我遽由译署分电曾纪泽、许景澄二使云,赫(赫德)、茹(法外部)所议,法派毕诺,中派金登干,已于十九日(翌年二月)在巴黎画押,突如其来,实为神秘。于是由李转电各省,饬即停战,其致粤张之洞、滇岑毓英、彭督办玉麟之电,尤极严切。彭亦以李前致张树声电,讥为清议派主战者,刘永福所部,遂迫令调之入关,越地遂全非我属,而为法之殖民地,仅依津约,留得威望体面四字(指朝贡言)。其后乃定十条详款,又诠解云,所谓威望体面,即法文拥戴之意,附于约后。此募遂告终结,董君所谓一误再误,至此数误者是也。

 董君既述种种贻误后,更有一段议论,我当时虽未及钞完,全稿被索还,但至今犹记忆其大略,谓自是以后不久英国遂夺缅甸,日本亦县琉球,至甲午马关和约成,日本既吞朝鲜,割台湾与辽东半岛,大为俄人所忌。于是俄合德法二国,代我索还辽岛,其后中俄密约之成,实基于此,而此事尤为欧西诸国所忌,遂有英取威海、九龙,法取广州湾,德取胶州事,而俄亦取旅大,互相抵制,实为瓜分中国之准备,其祸实皆肇始于甲申越南之役也云云。此实洞见始末因果之言,但天下事物极必复,郁极必伸,曾几何时,帝俄成为苏联,中国亦继十月革命而踵起;从此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深入于全世界人民之心理,前此帝国主义国家侵略种种,已成东风压倒西风形势,甚为显然、所有残余之殖民政策,日趋于崩溃,亦必然之结果,董君有知,当而释愤而合笑于地下矣, 




-----据陈矩孙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复印作者手稿本转录。陈氏有题识云:“虚谷伯此篇作于五十年代, 本藏上海市文史馆”云云。

陈懋成( 1881- 1960年后 )字虚谷,福建闽县 (今福州市)人。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举人。陈宝瑨之子,陈宝琛之姪。晚岁,受聘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资料来源: (《福州马尾港图志》陈囷 供稿 )